央视新闻

你的位置:大唐青海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> 央视新闻 > “这年头谁还玩填字游戏啊”

“这年头谁还玩填字游戏啊”

发布日期:2022-05-19 10:56    点击次数:106

当吊扇还挂在酷热的大学宿舍天花板上,嘎吱嘎吱地为我送来一丝凉意时,就有个室友总爱在路过我位置、瞥见我屏幕时说上一句:"这年头谁还玩填字游戏啊"。

类似的话我听过不少,"这有啥好玩的""就这么不想跟我们开黑吗"等等。但事实上,我在大学时从没玩过填字游戏,大部分时间里他们看到的都是另一个游戏:数织(Picross)。

数织也被称为绘图方块、逻辑绘图,是一个很经典的益智游戏,根据两侧数字大小和断续推理判断哪些位置需要涂黑,从横竖两组谜面里得到唯一的解,用数字织出一幅图案。可以理解为地雷数标在坐标轴上的扫雷,但没有扫雷那么大的不确定性。

我很享受顺着藤一定能摸到瓜的感觉,努力必有成果的事生活中并不常有。更重要的是,处理数字和逻辑的似乎真的全靠另一半不常用的脑子,同时听播客或看视频也完全没影响,能更简单地把整个人切换到全力运作的畅快感中。

《Paint it back》是我逛遍手机、PC 和 NS 等平台后,觉得手感最好的一款数织游戏,自然也是玩得最久的。当我和很多朋友谈起数织时,他们都很难理解为什么"这种游戏"也会有手感一说。

除了涂色时的音效和动画,不少细枝末节的设置也影响着游戏体验。

例如当完成一个数字的涂色后,有的游戏会自动给数字打上标记,唐山锐特科技有限公司但有的不会,甚至会把自动标记数字设为影响星级的难度选项。这在我看来,就像老头环里拾取东西时,改为需要先下马、读条打开尸体、再手动拖到背包里一样,麻烦且没必要。

数织本身的规则逻辑非常简单清晰,所以细微的设置也会在重复过程中被放大。据我观察,Steam 上的数织版本多是独立开发者的练手之作,很少有作者想着细细打磨做得更好。但也正因如此,只要下过功夫就能让人感到个中差距,《Paint it back》就在保证手感的情况下还加入了串起玩法的剧情,其实它一点也不精彩,但依然让我感觉游戏又完整了一分。

一个把美术馆丢失的藏品一一画回来的故事

只不过,就算在原有规则上做得再完善,让人眼前一亮的依然只会是率先打破规则的那一个。任天堂的《立体绘图方块》就是让我念念不忘的这样一款游戏。

它在传统数织的规则上,把二维坐标系拓展成了三维,让数字编织的像素画升级成了立体像素模型。

这并非任天堂首创,但之前的尝试都是照搬原版规则升级 3D,三维数织指数级增长的难度,以及眼花缭乱的数字坐标都让游戏毫无可玩性。而《立体绘图方块》配合着 DS 的双屏和数控笔,用改变字体等更灵活的规则表现形式,以一个更显玲珑的姿态获得了玩家的青睐,也成为了不少人的数织启蒙。可惜的是,该系列在 3DS 的《立体绘图方块 2》后,就和很多老游戏一样完全失去了音讯。

除了 3D 数织外,任天堂其实也做过传统 2D 数织。前不久 SFC 游戏加入 NS 上的官方模拟器时,就加入了曾经的《马力欧数织》系列。但和 NS 上许多第三方发行的数织一样,没有数控笔帮助的操作繁琐无比,始终让我难以适应,最后只能乖乖跑回 PC 端用鼠标玩。

不过最让我惊讶的,还是任天堂居然能在出 SFC 模拟器时想起这个人气平平的数织游戏,又让我对《立体绘图方块》的续作燃起了不太现实的希望。

Reddit 网友自制的 3 代封面

特别是一想到曾随着纸质报纸衰败的真正填字游戏,前不久才靠着结合了社交属性的《Wordle》在欧美大火,迎来了没人预料到的第二春。

Wordle 是一款"一天只能猜 6 次"的网页填字游戏

如果任天堂真的还记得《立体绘图方块》系列,说不定在这个填字游戏都重新流行起来的年头,数织游戏也能吸引到更多新人入坑。不求成为第二个《Wordle》,只要不再有人莫名其妙地来一句"这年头谁还玩填字游戏啊"就好。

尝试了一下手绘数织,那些叉画得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。

—— CaesarZX